五福彩票|“绝笔信”女教师事件:我们只站对不站队!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24 04:05
五福彩票|

  小编早晨来看到很多回复,说啥的都有,还有私信来骂下三路骂爹娘的,还问是不是收了钱?

  不管大家怎么说,如今舆论越闹越大,官方通报已出,咱们得就事论事,这事儿完全是责任和程序的问题:有人说,到处官官相护,如果得到公正待遇,怎么会去北京上访;还有人说,孩子一只眼睛瞎了只给2000?36万多吗,如果摊自己身上还会这么说吗?

  若啥事都漫无边际的攀扯,永远扯不完。一个是老师一个是校长,他们属于?会无处伸冤吗?连司法程序都没走,哪来的黑暗、官官相护?

  所以说“舆论”是一把双刃剑。舆论有时候可以推动正义得到维护;有时也会成为某些人的手中利刃。

  A:孩子是3月12日被其他同学误伤的,然后正常上学,4月14日感觉不适。可孩子的眼伤跟同学拉链误伤是不是有因果关系,有没有鉴定,证据在哪里?民事诉讼本来是谁主张谁举证。

  李秀娟直接索赔30万,对方家长表示,得拿出碰坏眼睛的证据才赔,否则只赔偿医药费。说实话,这隔了一个月了,换谁都怀疑啊,让你拿证据,也不过分啊?口口声声说自己鉴定过了,鉴定结果呢??

  更何况这位“”小教师(校长)还挪用公章,伪造诊断结果!这结果根本就是假的,怎么当证据?(就知道批判执法部门,他们这个弱势方的违规违纪你们咋就选择性看不见了呢?)

  拜托,校方15次协调,她都不接受。学校谈不拢建议她走司法程序又不走,直接就去上访。现在还说是律师建议收集完所有证据再走法律,都一年多了?什么证据搜集不来啊?如果实在搜集不到证据,她也可以出示相关部门无作为的证据啊,所以,这借口牵强的上天了啊。

  一些上访者是多么的无理取闹相信大家都清楚,要是有关部门真的开了这个按闹分配先河,才是可怕,以后真的是无休止的以闹治国的时代了。民告民的事儿,8级伤残,该赔多少赔多少,哪怕打了官司您不满意再上访也行啊。孩子视力受损,的确挺可怜的,小编也表示同情,但哪怕不讲法,咱得先讲理儿不是?

  况且信访和司法真的是有区别的!信访不是普遍意义上的、民民纠纷的维权地,如果什么事都能通过信访解决,那还要司法做什么?还要当地政府做什么?干脆信访局治国得啦!你们有啥纠纷也直接信访吧,别去烦人家警察、法院了呗,反正他们都是官官相护的咯!

  法治之下,法律才是主阵地,信访只是起到辅助、补充之用。且对普罗大众而言,想要维权,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法院,去打官司吧?那是什么人才会第一时间想到去上访呢?(唉,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。)

  随着事件发酵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不能要求所有网民起初就能“明辨是非”,但是也不能一昧的偏颇所谓的‘弱势方’,毕竟总要有人指出漏洞,有了公众监督,自然会逐渐接近事实真相的。

  李秀娟需要社会的温暖,更需要法律的公正。讲情、讲理、更要讲法,一个都不能少。

  如果是真的绝望到自杀,绝望的理由是没要到36万赔偿,那么自己的子女怎么办?这是真的爱孩子的人会做出的事儿?

  如果是以自杀要挟舆论和学校,那么这种闹腾太让人难过。我们曾经对按闹分配深恶痛绝,对谁弱谁有理嗤之以鼻。然而这件事是不是大家的真情和同情心被她利用了?

  公民有权反应自己的境况,但不能歪曲事实。政府和个人都应依法行事,不能鼓励以闹治国,变成上访不如上网,上网不如上吊。